adc44影院

“你要老夫如何相信你一个黄口小儿,若是在此信口雌黄,老夫不仅要背上通国叛敌的罪名,到时候,可不仅仅只是老夫一人的性命,而是我林家上下八百余口人的生死。”许久,林湛直接开口道,老来得女,虽宠爱有加,但是面对自己曾经的主人,他始终不肯去逾越那一步,一旦逾越,他就会背信弃义,被人唾骂。

他不想为林家人开玩笑,就如陆言所言。

“将军,我没有开玩笑,若您不相信,您可以看看,现在外面百姓,怨声载道,北盛国力空虚,匈奴战事不绝,若将军不肯,倒是有个两其美的办法。”

“说!”

“蛮族好战,只因东南水路不通,蛮族连年干旱,他们本就以游牧为主,如今土地干旱,寸草不生,而如今,只需破开南国之水,便可事成,将军要做,就是前往蛮族,做说客,只要蛮族肯退兵十日,就开闸放水。”陆言道,蛮族虽然嗜血好战,却也不是不通情达理,若不是被逼如此,又如何连年征战,他们更喜欢的,是放荡不羁的草原,驰骋野马,追赶天空。

毕竟如今蛮族虽然胜了多场,却也损耗严重,他们的国力本就不比北盛强大,如今连年战斗,留下来的,不过是殊死一搏。

“仅此而已?”

“当然,如果十日之后退兵,将军只需承诺为其保证来年开春的粮食供给,若不给,就可重新攻打,将军绝不出一兵一卒,我想蛮族对将军的人品应该十分的欣赏。”

陆言直接说道,林湛,北盛将军,爱兵如子,忠义两,可以一人之力,对万敌之兵,兵之战神,若不是当初林湛被撤下,也不会有了这些年来的败仗。

说到底,还是因为皇后崇尚权利,他想要得到林湛的兵力,但林湛却没有屈服,最终只是得到了兵符,却无法调用林湛这十万精锐。

而来,用以耗损这些军力,最终导致皇后得利。

也正是这一点,林湛虽然杀了不少蛮族人,却决不杀投降兵将,这也是对方佩服的一点。

景粲的秀美笑颜极其俏皮

所以和蛮族商讨,非林湛不可。

“你就这么确定我能说的动对方?”林湛淡淡说道,心里却对陆言有了一丝的佩服,是的,显然他明白,只要自己将这些条件说出来,完可以说服对方,但同样的,自己一旦离开疆场,那就让蛮族的了一个大便宜。

毕竟非我族类,其心必异,更何况如今不止蛮族闹饥荒,北盛也在闹,还要供给蛮族十万大军一年的口粮,这简直就是有些匪夷所思。

“我相信将军!”

“那你当如何让我相信你。”林湛看着陆言,直接说道。

“信与不信,只需将军自行理会,三日之内,我等将军的回复,当然,将军也可以现在就杀了我。”陆言直接说道,话语中充满了一种淡然,显然,他早已经料定对方肯定会答应的。

“哼!小子,我答应你可以,但你要确保我女儿得到紫金藤蔓。”

“可以!若不成!那就让陆言来完成。”陆言直接说道,其实他的心中,也有着一丝的担忧,千算万算,难算人心,毕竟紫金藤蔓太过珍贵,而对方如今是个王爷,还可跟自己商量,一旦称王称帝,对方的心态也就变了。

这就是皇帝,他不希望有人知道自己曾经的一幕,只想让人看到他现在的一幕,而只有死人,才能够保存秘密。

陆言在赌人心,尽管他知道,人心禁不住赌,但他还要尝试一次。

……

转眼,已过三日,陆言呆在一处房间里,终日闭门不出,许久,门推开了,一个女孩,出现在了陆言的面前。

不知何时,陆言看到她后,就会觉得有些真切,许久,两人对视。

“你跟我爹爹说了什么,出去了两天还没回来。”

“这件事不能告诉你。”陆言直接说道,三天,对方每次都问同样的问题,他也回答同样的问题。

少女无言,看着陆言桌上,拿笔许久,却未动一丝。

“你做什么呢!”

“作画!却不知道该如何动笔。”

“画画吗?画谁!”

“我不知道!”

“那你画我怎么样!”

“好!”随口而打,陆言微微一愣,第一笔终于动了起来。

线条的轻轻勾勒,一瞬间,一个女性的脸部轮廓便被其勾勒出来,寥寥数笔,一个女孩的雏形便出现了。

许久,一副画作,被画好了。

“怎么样!”

“恩!马马虎虎吧!这幅画就送我了!”

“好!”

“那这件东西就给你了,算是赠礼。”一个小吊坠,憨态可掬,竟然是一个小人,线条虽然粗糙,却也能够看清楚轮廓。

“这是谁!”

“不告诉你!”少女直接说道,便夺门而出,手中,则拿着那副字迹未干的画卷。

陆言沉默,看着那吊坠,许久,他笑了。

他岂会看不出,这是自己,这一刻,他的心中有了一些感悟。

三日之期刚到,林湛已经回来,虽然看起来有些疲惫,却直接将一个玉坠递给了陆言。

“此玉符,乃左老将军临终前交予我的左家君兵符,明面听从左家,但却也被此兵符派人调动,若事发变故,你可动用此兵,但记住,要为先帝留下子嗣,不可屠城。”

“我知道了!”陆言直接说道,话语平淡,却给人一种肯定。

此战,是胜是败,都有变数,如今有了这兵符,一切的希望又大了很多。

五日的平息,皇城内外,一切十分的平静,然而,越是这种平静,越是让人感到压抑。

夜晚,天已经黑了,皇城的门被紧紧的关闭,但还未关紧,却又重新被大开,一生重重的墩木撞击声,一时之间,只剩下了血液和刀光剑影。

嘶喊声,杀戮声,皇城内外,皆是一种乱想。

各家官舍纷纷闭门不出,曾经灯火通明的北盛王城,如今却陷入了一片黑暗。

而这黑暗之下,是鲜血的洗礼。

“宇文浩,你竟然叛国!”

“哼!太后,你锤炼听症,迷恋权利,滥用宦官,整个北盛,连年饥荒,百姓怨声载道,你却在这里贪图享乐,不管外人死活,我宇文浩今日,就将你诛杀于此。”长刀抽动,一瞬间,那美艳妇人满脸不可思议的倒下,到死,她都没有明白,权利滔天的她,怎么可能会被人杀死。

“贤侄,李家人已经被抓到了,该如何处置。”许久,一群被绑在一起的人纷纷被押了上来。

当众人看到已经人首分离的太后后,一瞬间,就疯了一般。

“宇文浩,你竟敢杀我妹妹。”

“李无极,你妹妹已死,你也被我绳之以法,如今,我为何不敢杀你。”

“宇文浩,你不过是南国的孽种罢了,竟然还想染指我北盛的王位,没有人会服你的。”

“哦!是吗?来人!将皇城所有人,都给我杀的一干二净,一个人都不许放过!”一句话,残暴的心,渐渐绽开,而一旁的陆言,却是叹了口气,看来,终究还是没有算过面前这个人的野心,是啊,对方要成为皇帝,就要扫清障碍,而皇室血脉,就是他最大的威胁,若有一天,对方以此聚义,那些残存的余孽会瞬间聚拢在一起,到时候,他的皇帝也算到头了。

陆言叹了口气,直接走到高台!

“左家兵符在此,左家军听令!”一句话,让瞬间都纷纷一愣,有迷茫的,也有镇定的,虽然左家君如今已经过去三年,但即便更替一部分新人,却也有着不少的老兵,毕竟左家君可是一直未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