樱桃小丸子贴纸app

♂? ,,

三十道幽魂,如盯住猎物的鹰隼,各自盯住一人,得意狂笑。

“这些个腐儒,真是大好皮囊!”

“细皮嫩肉,真是叫人垂涎!”

“啧啧,还能得一身不怕浩然正气的身板,真是划算!”

儒道,鬼道是夙世宿敌,此时竟从儒圣方运的身体接连飞出三十道幽魂,无一例外皆是几乎凝成实体,鬼气森森,怨力极强的鬼道高手。

三十名被束缚在原地的儒生,正要口诵诸圣经典,发动自身的浩然正气抵御,却……

方运释放出三十道幽魂,竟是尖啸一声,口中念念有词,吟出一段鬼道咒文,当即三十名儒生吟诵的圣贤经典一齐被打断,刚刚成型的浩然正气霎那粉碎。

三十道鬼道强者的幽魂,当即找准机会,猛地窜入到三十名儒生体内。

失去了圣贤经典的加持,失去了浩然正气的保护,三十名儒生不过是待宰羔羊一般!

“噗噗噗!”

不断地有儒生口中喷出漆黑的鲜血,有的则直接脑袋和四肢以诡异的角度耷拉下来。

优雅精致和服美女图片写真

唯有森森鬼气不断地从他们的体内渗透而出。

与此同时,原本吐血的,甚至垂首气绝的儒生,纷纷再次抬起头来。

虽然容貌未变,但神色分明变得阴鸷,森冷地诡异起来。

有人甚至伸出舌头来,把嘴边的血渍都舔得干干净净,甚至脸上还流露出陶醉的笑意来。

“哈哈哈,多少年了,老子居然又有肉身了!”

“这一肉身居然还是童子身,甚好,甚好,哈哈哈!”

“本座的采补**,正需这俊俏的肉身去寻觅炉鼎啊!”

忽在这时,方运面前放着的纸张上,漆黑墨迹缓缓立起,化为李鬼的身影。

这以鬼尊代言人自居的鬼道妖人,竟冷言质问道:“方运,为何要放走那皇甫奇?”

“莫不是要他去通风报信吧?”

“对鬼尊大人的忠诚,真是叫人生疑啊!”

方运听得这责怪,冷冷回答道:“皇甫奇是邹春秋的大弟子,难保身上会有什么强大的儒门至宝,万一到时候这九幽绝阵,制不住他,功亏一篑,这责任是来担,还是本圣来担?”

李鬼被方运这话一呛,一时语塞。

“那又干嘛让他选人进来?”

方运有些不耐烦地回答:“本圣已找了三十名儒门弟子,帮助三十名鬼道高手,完成夺舍,成为鬼儒……”

“本圣可还有回头的路吗?”

“若们这般猜忌,本圣如何与们合作?”

听得方运的话,李鬼终是咂咂嘴,不好再说什么了。

此时,把守在群贤馆外的皇甫奇,忽地像是意识到了什么,目光蓦地就朝着馆内望去。

但他看到的,只是三十名儒生,大多正襟危坐,正听着方运说些什么。

偶有几人似是听得激动,站起身来,一副洗耳恭听的模样。

只不过方运显然是为了防备皇甫奇“偷师”,群贤馆布下了某种大阵。

方运所说的话,皇甫奇却是一个字都听不到的。

想到居然被一个自己迎回稷下学宫里的“方圣”,这般过河拆桥,皇甫奇却只能转过身来,握紧双拳,又无力松开,只发出了一声叹息。

方运的目光却是在群贤馆外停留霎那,看到夕阳之下,这位邹春秋大弟子的落寞背影。

摇了摇头。

同样的,一声叹息。

……

最后三日结束,就是中土人族强者尽聚洛城,准备出征诸天战场的日子了。

三院七国,世俗宗派,隐世宗门,儒武两道,尽皆汇聚于此。

这也是千年以来,儒道首次派人出征诸天战场。

原本儒家派人参与历来是武家试炼场所的诸天战场,遭到了圣裁武院之内尚武派的激烈反对。

千年来,儒道一直都是武家的附庸,帮助武家诸侯治理七国,说得不好听,就是家奴,甚至连家奴都不如。

什么时候可以蹬鼻子上脸,跟武家人一起参与诸天战场了?

结果还是帝女力排众议,“诸天战场奖励是天晶石,涉及人族存亡大局,儒道愿由方运领队,并派出三十名半圣协助,有何不可?”

会上支持帝女的圣裁武院长老,以及尚武派爆发了激烈的争论。

让人意外的是,原本一向坚定支持武家一统,武力剿灭稷下学宫,扼杀儒道崛起苗头的神武学院派系,白起太子一脉的长老们,竟是大多沉默不语,采取了中立的态度。

没有了这些长老的助力,帝女派极其难得地在圣裁武院的辩论中获得大胜。

儒门新圣方运,以及三十名相当于武圣实力的儒门半圣,以武家援军、盟友的身份,一同进入千年来,都不曾有儒生涉足的诸天战场。

由于秦枫世家在前几日集体渡雷劫时,表演抢眼,秦枫作为渑池盟主又十分强势,本次征战诸天战场的人族强者,数量为千年之最。

“千年了,居然又看到这样的盛况了。”

凌云阁上,隔着珠帘,洛神看着洛城上方,御空而立,徐徐如林的诸多强者,喃喃自语,似沉浸在往日的回忆之中。

“上次这么多的人,前往诸天战场,还是他在的时候吧……”

洛神说到这里,却一眼就看到身边一身鹅黄裙裾,目光一刻不离,看着苍穹之上,一道潇洒人影的徒儿南宫幽若,淡淡道。

“当年,我也如现在一般,远远看着那个人的背影。”

“甚至比还痴迷几分呢!”

南宫幽若听得师父洛神的话,俏脸登时通红,急忙辩解道:“没有的事,幽若,幽若只是……只是走神了而已。”

洛神淡笑道:“这丫头就要欲盖弥彰了。只是可惜落花有意,流水无情……”

“若想走进那人的心里,非一般的机遇,绝无可能!”

“唉……”

她说到这里,怅然一叹道。

“时间,过得真是好快,好快啊!”

此时此刻,天空之上,燕国武圣、渑池盟主秦枫,无疑是最忙碌的一个人了。

几乎每来一个势力的高手,无论来自三院七国,还是世俗宗派,隐世宗门,几乎都要来跟秦枫打招呼。

很多秦枫见都没见过,还要赔上笑脸,说一通“久闻大名”、“如雷贯耳”之类场面上的废话。

一圈下来,脸上的笑容都僵硬了,真是脸都笑疼了。

恐怕也只有与秦枫有仇的白起一脉,神武学院以及天一宗、西山宗这样的隐世宗门不来烦他的神,其他势力几乎都来打招呼了。

秦枫偷闲时,赶紧伸出手来,捏了捏自己笑得都僵硬了脸,正要喘口气,只听得不远处又一声招呼响起:“秦枫盟主,别来无恙!”

秦枫听得这声音并不熟悉,想来又是来认脸熟,刷脸的家伙,心里只觉得一阵叫苦。

秦枫真是第一次这么觉得,太子这些仇敌不来打搅自己,真是可爱啊!

但当他抬眼去看时,眼前站着的却是一个年纪与自己相仿的少年。

那少年身材欣长,眉眼如画,身披周天星耀长袍,五官更是秀气到有些女气。

仿若是雌雄莫辨的如玉美男子一般。

“阁下是……”

秦枫心中思量,正在想这是哪个宗门的长老,居然如此年轻,只听得少年拱手自报门户。

“在下是瀛海隐居的鬼谷子之徒孙滨,久仰秦圣大名,今日得见圣颜!”

听得瀛海隐居的“鬼谷子”之名,秦枫眉头蓦地一变。

这可是武帝儒君时期的故人,他如何能不识得?

他竟还活着?

秦枫竟是鬼使神差般脱口而出:“师尊他还好吗?”

孙滨本以为要跟秦枫解释一番,费上好一番口舌,此时陡被一问,稍稍愣住,才回答道:“师尊已突破真武至尊境界,一切安好!”

秦枫点了点头,喃喃道:“至尊之位,难怪了……”

孙滨听得这素未谋面的秦圣,居然一副好像跟自己师父熟得不能再熟的样子,一时尴尬,好不容易才缓过来,酝酿一番,开口说道:“在下此次前来,乃是代表师尊向您请罪来的!”

秦枫不及发问,孙滨已是说道:“师尊借出去了一件灵宝,险些给秦圣造成天大的麻烦,特此向您道歉……”

秦枫听得这话,一下子就意识到了,所谓的灵宝,应该就是太子渡劫时的神秘星盘了。

很快围观的武者,也有人回过神来,窃窃私语,皆是把目光投向人群之中的太子,指指点点,语言皆是讥诮之意。

太子本来在秦枫为亲朋好友做雷劫护法时,出手偷袭就已经让很多有良知的武者深觉不齿。

还去借了人家鬼谷子一件真武至尊灵宝。

这样还没弄死秦枫,能不让人说闲话吗?

好在太子经过屡次失利,心态已沉稳了许多,面对这些话,也只是面如铁板,不做理会,否则非得当场炸毛,大开杀戒不可。

秦枫淡然笑道:“此非尊师本意,无妨!”

看到秦枫这般豁达,孙滨自是欣喜,对这初次见面的秦圣印象也是大好。

他急忙从须弥戒指里取出来一件东西,双手捧着,举过头顶,恭声说道。

“这件东西,是师尊托我带给武圣的歉礼……”

“请您务必收下!”

8)

</br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