荔枝直播助手app高清完整视频

凤昀被她逗笑了。

“臭小子,骗你的。当时是被炸飞了,不过有人救了我,所以只是受到爆炸冲击而导致记忆丧失而已,并没有那么严重。

反倒是你姐夫,我现在还不知道他到底是经历了什么,才会弄到连自己是谁都忘了。啊,他虽然忘了自己,但是没有忘记你姐姐我这个大美人,现在是不是有种目光如炬没有看错人的感觉?”

凤殊又做了一个可爱的表情。

“姐,你别这样。看起来好别扭。”

凤昀一副受不了她的表情。

“你终于笑啦?老实说,我真的怕你对我没话可说,但却和君临无话不聊。”

凤殊悬着的心终于放下来。

还是个单纯的孩子啊。虽然敏锐,可却心软得一塌糊涂,三言两语就卸下了心防。

“姐,我和姐夫感情好不好吗?阿圣和我有好几年都跟着姐夫,常常睡觉都是三个人一起睡的。”

“是是,我知道你们三个感情好。不用一而再再而三地炫耀你们亲如一家。”

“姐,我们本来就是一家人。”

丸子头美少女吊带香肩牛仔热裤长腿甜美笑容写真图片

凤昀有些手足无措。

“开玩笑的,别这么紧张。我也很久没有见你了,你长多高了?”

“比姐夫要高一点。”

凤殊愣了愣,“那圣哲呢?”

“比三伯要高一点。”

凤昀似乎有些不甘心,“我以为我要比他高了,结果下一年他就又赶上来了,就这么紧追慢赶了几年,我就变得比他矮了。姐你不知道他有多开心,每次视频通讯他都要告诉我他的净身高是多少。”

凤殊眉眼弯弯,“他长高了你不是一样开心?我可是听说了,他有什么心事都和你说,就连爷爷都吃你的醋。”

凤昀蓦地就乐不可支。

“君爷爷总说我要是个女孩,肯定会将阿圣给拐跑了。”

“所以圣哲就真的这么听你的话?”

“嗯,他的确和我最亲。其他人使不动他,我的话他基本都会听。但老实说,有时候我也怕他啊,他虽然很少对我发脾气,可是真的发起脾气来,能和我闹别扭闹一个月,就是整整一个月都不和我说一句话,完无视我,让我天天都吃闭门羹。”

凤昀一脸怕怕的表情,“不管我怎么哄都没用,最后总得他自己缓解过来,才会若无其事地和我说话。幸亏这种事情不多,而且现在长大了,这种情况已经有七八年都没有发生过了,他长大之后脾气反而好了不少,真是谢天谢地。”

凤殊哭笑不得。

“看来他还真的脾气不小啊。”

“嗯,就连我喊他宝宝,他也要生气。小时候是很喜欢我叫他小名的,十岁之后就拒绝我这样称呼他了,每次我这么称呼他,他就装作没有听见。可是又不好意思直接告诉我他不喜欢我那样叫他,那一次闹别扭我愣是摸索了半年才明白原因出在哪里。”

凤昀神秘兮兮道,“姐,你一定猜不到原因。”

凤殊饶有兴致问道,“既然猜不到,就不要让我猜了。到底是因为什么?”

“当时班上有个小女孩喜欢他,所以总是会凑到我们身边来听我们谈话,无意之中让她知道了他的小名,有一次为了和他说话,情急之下当着班人的面叫了出来。”

凤昀估计是想到了当时的场景,哈哈大笑。

“被我知道后他气得去找小女孩谈判,让她以后永远都不能这样叫他。然后小女孩说除非他当她的男朋友,否则她以后见到他就要叫他‘宝宝。”

凤殊也“噗嗤”一声笑了。

“后来呢?”

“他不肯答应她,所以后来就被她一路叫宝宝叫到了大学。以前同班的人都知道缘由,但不清楚事情起因的后来才结识的同学,个个都以为他就是她的男朋友。”

凤昀忍俊不禁道,“二伯很喜欢她,有一次她来家里玩,刚好被他碰到了,还起哄让她喊二伯。结果她还真的照做了,然后她在君家也人尽皆知是小少爷的女朋友。

阿圣气得要揍她,偏偏她实力也很好,回回都是一副想要打架那她随时奉陪的样子,然后两个人就真的往死里打架打了好几十场。阿圣被她咬破过嘴唇,打折过四肢,她呢,被阿圣弄断过鼻梁骨,肋骨,最后一次她弄瞎了他的右眼,他则弄断了她的脊梁骨。”

凤殊皱眉,“爷爷他们没有人出面阻止?”

“一开始都觉得是闹着玩,长辈们其实都很喜欢她,觉得她是阿圣很好的玩伴,所以任由他和她打打闹闹的。因为自从她出现之后,阿圣就变得活泼了不少,尤其是被她激怒气炸之后,他就变成了喷火龙,精力旺盛得恨不得炸掉一个星球。”

凤昀又忍不住笑,“总之是看着他的反应就觉得有趣,不知不觉之间就变成那样了。他们打不打架自然都有人在暗中守着,可是估计君家人都心太大,只要不死人,那程度激烈一些也无所谓。

总之最后一次打架后,那女孩子就像是突然醒悟了一样,完不理会他了,在任何场合见到阿圣要么直接无视,要么万不得已就直接称呼他大名,然后尽快溜走。阿圣情绪低落了大半年,那大半年我可是度日如年啊。”

凤殊第一时间没有问题后续如何,而是询问女孩的脊梁骨恢复了没有。

“当然恢复了。君家不单只帮她治好了,而且三伯亲自到女孩的家里去道歉了,还表态说以后女孩如果因为此事身体有任何后遗症,君家都会为此负责。

不过女孩倒是硬气,说好了就是好了,哪来什么后遗症,要是觉得她没好,那就继续给她治,如果认为她已经好了,那这事就到此为止,谁都不要再提。

她是独生女,在家里算得上是一言九鼎。父母倒是有那么一些势力和野心,可因为是普通人,见识不光,实力不够,所以也拿她没办法,事情就这么了了。

最后一场打架是发生在学校的,因为从一开始就是她喊他宝宝,并且先行弄瞎了他的右眼,所以大家都知道不能完怪罪于阿圣,事情并没有给他造成太大的名誉损失。可是因为他行为过火,三伯得空后就将他带到了前线,将他丢到了虫堆里去。”

凤殊松了一口气。

“该给的教训就是要给,他要是以为可以随意弄断一个女孩的脊梁骨还身而退毫无惩罚的话,那也太不男人了。”

凤昀忍不住笑了出声。

“二伯也是这么说的。阿圣从前线回来后,二伯又揍了他一顿,而且,这一次是直接揍断了阿圣的所有肋骨,还得意洋洋地跑到女孩家去谢罪,说替她以牙还牙以眼还眼地报仇雪恨了。”

凤殊抿唇,有种想要立刻揍扁君睿的冲动。

“这事可千万别告诉姐夫,姐夫要是知道了,肯定回头就将二伯身的骨头都捏碎了。”凤昀现在才想起来担心,“君爷爷已经教训过二伯了,反正也不知道说了什么,二伯从书房出来后就垂头丧气。”

“你怎么不叫他阿哲,反而叫他阿圣?”

凤殊心想要等再和君睿碰面,她一定要让他吃点苦头,现在这事暂时记在账上。

“都有,阿圣,阿哲,圣哲,只是现在更习惯了叫他阿圣。反正只要不叫他宝宝,叫什么他都乐意。”

凤昀又想要笑。

“那个女孩子现在和阿圣还有联系吗?”

“他们是同学,应该会有一些联系。只是现在都很少会在同一个星球,见面的机会几乎没有。阿圣脸皮薄,以前一直都是那女孩主动往他眼前凑,后来人家不来了,他也拉不下脸去迁就对方,时机一错过,现在就更加没可能了。

老实说,姐,那女孩是真的不错。

她父母比较小家子气,可普通人都是挣扎着过日子的,从小就没有资源培养孩子,他们能将自己唯一的女儿培养成这么好,已经算是很不错的父母了。要是爸爸妈妈还在,肯定也会很喜欢她。”

“她姓什么?”

应该不会姓梅吧?凤殊心里掠过了一丝阴影。

“姓屠。一开始我们还以为是屠隆元帅的旁系小孩,后来才发现不是。”

“屠什么?”

“屠樊。”

凤昀有点无奈,“她爸姓屠,她妈姓樊,两个人都不是那种仔细耐心的性格。据说女儿生下来时他们正处于吵架期,为了省事起见,她爸爸直接就给她取了这么一个可以避免父母吵架加剧的名字。

因为这两个字比较少人使用,姓还好,有屠元帅在,所以基本都认识,但‘樊’字也属于非常罕见的姓氏,以至于没几个人认得出她的名到底是哪一个字。

而且一直以来都有不少人误以为她是屠元帅的亲戚,大部分人都叫她小屠,阿屠,甚至屠屠,少数熟悉又亲近的人才会喊她名屠樊,或者小樊,阿樊,樊樊。”

凤殊心里掠过了一丝怪异感。

“你外甥叫她什么?”

“阿圣?”

凤昀愣了愣,居然拧眉想了好半晌,“姐你不问我还真的没有想过,他好像从来没有叫过她名字,大多数时候都不理她,恼火了就是二话不说揍人。我不记得听到过阿圣叫她,主动打招呼是肯定没有的,被动的话,也好像没有。”

凤殊眼角抽抽。

“在学校他们从来就没有一起合作过?我记得有些训练是必须以小组方式进行的。”

“有是有。可阿圣从来不主动和她说话,有好多年他在学校都不怎么爱说话,不熟悉的人一开始都以为他是个哑巴,或者是个高傲自命不凡的讨人厌的家伙。我还很担心他会一直这样,每次有空都会跑去找他。大学开始他交到了几个朋友,偶尔会一起吃饭一起训练。

屠樊是唯一一个以他的同学身份到我们君家来做客的人。”

凤殊突然就对那个女孩子产生了一丝探究的欲

望。

“你现在已经和三哥汇合了?”

“嗯。等三伯的事情安排好了,我们就回去。姐,你这一次说什么都要等到我们回家啊,要不然阿圣真的会失望的。要不是三伯不允许我们自己回去,我们早就回到天极星了。”

凤昀一说起这事就开始担心她会再次失踪。

“不会。我们没那么快离开,现在君临和我都有事在外面,可能我们会同时再回到天极星也不一定。”

“什么事?”

他紧张起来,“你们都不在家吗?”

凤殊莞尔,他现在的模样就像是一只受惊的小兔子。

“君临跟着你君爷爷,我呢,和萧爷爷在一起。长辈们说要带我们出去见见人,因为都失踪这么多年,现在回来了,到各位元帅家做做客。萧大哥也和我们一起,他这一次算是‘死而复生’,当年他一直都备受各家长辈们的宠爱,回来了都不去拜访他们也说不过去。”

“噢哦,我还以为是有什么别的事情。那就好。你们快去快回啊。三伯说了我们应该会很快就可以回去的。”

“好。我们拜访完了就会回去。圣哲现在没有和你在一起?”

“没有。他应该在训练室。要我去找他吗?”

“不用。我直接打给他就好。你该做什么就做什么吧。见面再详聊。”

“好吧。姐姐你一定要等我们。”

“好。”

尽管依依不舍,凤昀还是主动挂断了通讯。

凤殊并没有直接联系凤圣哲,反而是打给了丛欣。

“四嫂。”

会这么称呼她,显然丛欣是接受了她的建议。

“你知道屠樊这个女孩子吗?”

“知道。一家人都是天极星公民,她从小学开始一直和圣哲同班,直到大学毕业。和君家人关系都不错,爷爷他们都拿她当是圣哲的小伙伴看待。”

这说明丛欣果然是很关心凤圣哲的。

凤殊点了点头,“这些我知道。刚刚和凤昀通讯了,他跟我说最后一次打架后,他们双方就没有再见过面了,你知道后续情况吗?”

“具体情况我不清楚,只知道圣哲和屠樊从小就被周围人看成是一对,屠樊好像很喜欢他,虽然圣哲总是对人爱理不理的,可除了凤昀之外,他只和屠樊是从小打架打到大的关系。”

据她了解,除了屠樊,凤圣哲从来没有和其他任何女生打过架,不管是在公开场合还是私底场合,一次都没有。